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追记龙州县委组织部原副部长黄伟英
发布日期:2019-07-31

生命在壮美中定格
——追记龙州县委组织部原副部长黄伟英
□ 本报记者 陆宏安

他走了。他的生命是那样的短暂,仅仅44个春秋。他生命的每一圈年轮既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也没有气壮山河的义举,有的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严于律己、忘我工作的忙碌身影。他的生命就像香茗,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他叫黄伟英,生前是中共龙州县委组织部副部长。

严于律己,从来不利用手中职权为自己为亲属谋私利,是黄伟英的生命年轮中令人为之敬仰的官品

酷暑的一天中午。龙州县一处普通的民宅中。几位忧伤的家属围在一张床前。床上躺着一名瘦得变了形、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气若游丝的中年病人。他就是黄伟英。

这时,黄伟英的妹妹黄伟萍对坐在床前的妈妈、二哥、大嫂等亲人说,已到中午了,大家先吃一点东西吧。

已处于昏迷状态的黄伟英在昏昏沉沉之中似乎听到了小妹的声音,他极力地睁开眼睛,使尽全身的力气断断续续地说:“你们……要……照顾……好……你……们……自己……”话没说完,他已经没有力气说下去了,无力地合上嘴巴,双眼依恋地看着在场的每一位亲人。这是他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

1个多小时后,黄伟英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人生的第44圈年轮上。时间是2008年6月22日中午1时19分。

“你们……要……照顾……好……你……们……自己……”黄伟英为什么用这句话向亲人作最后的告别?他肯定是因为太留恋他的亲人,肯定是他觉得自己欠了所有亲人的情,永远也不能偿还了。因为生前他对亲人太“苛刻”。黄伟英以这样的“约法三章”多次告诫所有的亲人:“你们谁都不能打我的旗号去谋私,谁都不能通过我向组织提出什么要求,不要对别人说黄伟英是我哥……”尽管他在县委组织部工作长达10年,先后担任干部股副股长、股长和分管人事工作的副部长,但他没有利用手中的职权,为任何一位亲人谋一点点利益。

在黄伟英严厉的“约法三章”之下,亲人们个个对他既敬重又敬畏,从来不敢违反他立下的“约法三章”,不敢向他提出什么照顾自己的要求。黄伟英病危住进龙州县人民医院期间,当县里的干部纷纷去看望他时,看见龙州县总工会干部黄伟荣在病床前照顾他,就问黄伟荣与黄伟英是什么关系?黄伟荣告诉了他们:“我是黄伟英的弟弟。”他们惊讶地对黄伟荣说:“原来黄副部长是你哥呀,我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黄伟荣原在一家农场工作,县总工会的领导班子觉得他有能力、适合做工会工作,才把他这个本科毕业生从该农场“挖“来的。

多年前,因为暂时无住房,黄伟英曾寄宿在弟弟黄伟荣家两年多。弟弟和弟媳对他照顾得十分周到。每次黄伟英换下来的衣服都是弟媳洗的,他的皮鞋脏了也是弟媳帮擦干净的。黄伟英现在的住宅是黄伟荣一手操办起来的。尽管黄伟英对弟弟和弟媳充满了感激之情,但他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弟媳调动工作。至今,弟媳仍然是一家效益不好的农场工人。

黄伟萍是黄伟英最疼爱的妹妹。黄伟萍参加工作后,黄伟英每年春节都给她压岁钱,每年都给她过生日,平时亲自去超市给她买洗发水和一些小饰品,周末还买零食或水果等给她带回学校……尽管兄妹情深,但是黄伟英从来没有利用职权照顾过妹妹。1997年10月至2002年9月,黄伟萍先后在水口完小、罗回中心校做代课教师。2002年9月,她凭自己的实力考上广西师范学院小教大专班。2004年7月毕业后,她一直在全县最边远的小学之一 ——科甲完小任教。尽管父亲多次叫黄伟英想办法把小妹调回县城,但是黄伟英一直“违背父命”,不利用手中的职权把小妹调回县城。为此,父亲不知与黄伟英闹僵了多少回。父亲前年去世时,黄伟萍在科甲完小任教。直至黄伟英病逝,黄伟萍依然是科甲完小的一名普通教师。7月11日是黄伟英的“三七”日。黄伟萍回家和家人给黄伟英做祭奠仪式。当天下午,黄伟萍抽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黄伟萍说,今天学校进行考试,我很担心我所教的那个班的学生考得不好,因为学生们见不到我,他们的情绪会受到影响的。记者说,在这悲伤的日子里,你还一直惦记着你的学生,你真敬业,是一位好教师。黄伟萍说,大哥生前对我们要求很严格,这是他言传身教的结果。

上一篇:江州区板利乡那派屯村民自觉少生孩子
下一篇:我市举行北部湾(崇左)陆路口岸经济发展研讨会


主页    |     头条新闻    |     社会新闻    |     重点专题    |     AG娱乐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AG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