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写在天等大石山区大会战全面完成之际(上)
发布日期:2019-07-31

告别等天靠天的日子

——写在天等县大石山区基础设施大会战任务全面完成之际(上篇)

□  本报记者 李文静  通讯员   黄振兆  赵晓菊  潘冬冬

两年前,在天等县这片典型的“山难长树,地难产粮”的干旱石山地区,群众无奈地等雨收成,等雨喝水。生产不靠天,喝水不等天,成了山区群众的梦想。

这是一次千秋会战。从去年年初至今的600多个日日夜夜,天等县创造了一个开天辟地的奇迹!该县抓住自治区开展大石山区基础设施建设大会战的历史性机遇,克难攻坚,全面完成大石山区基础设施建设15大类21项15521个项目建设的任务,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石山地区“等天” 生产生活面貌,实现了一代又一代山区人的梦想。

喝雨水的日子不再有

“最苦不过添等人,当世缺米缺水饮;一生只洗三次面,一件衣服三斤尘;‘勒冒’娶人人不爱,‘勒稍’争相嫁外村;人人都怪祖宗笨,生落地穷与猴邻。”这是过去流传于天等县天等镇一带的一首壮话山歌。

山歌描述的添等缺水状况正是整个天等县的缩影。

天等县地形如同一个乌龟背,全县仅有的几条小河流,都从乌龟背流向周边县,造成全县地表水奇缺,10多万山区群众饮水靠山塘和积雨水。

距天等镇5公里的盛典村是一个水源奇缺的村庄。全村12个自然屯,1441户6774人均饮用雨水。村支书黄红星告诉记者,他们村喝水太难了,他年轻时曾带头打井找水,可无数次的尝试付之东流。后来,很多村民也尝试努力过,最终因找不到水源而放弃。找水的希望一次次破灭,全村人只好一直靠积屋檐下的雨水饮用。

回顾无水的生活很心酸。盛典村塘沙屯50岁村民赵桂青是个勤快的主妇,但她却为水愁了大半辈子。她说,AG娱乐,每年干旱季节,家中的积雨水用完了,就得到几公里多的外村去挑,挑一担水来回要3个小时,挑三担水就花她一天时间。

滴水贵如油,在盛典村名副其实。该村新民屯有一个叫梁艳青的小女孩,有一次她跟着大人去外村挑水,她花了3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把一担水挑到家门口却不慎滑倒,水全部洒在地上,小艳青伤心地大哭一场。

盛典村的饮水难,一直牵动着各级党委、政府领导的心。盛典村人饮工程,是大会战首当其冲要解决的难题之一。2007年3月开始,天等县水利局技术人员来到盛典村,经过整整半年时间的勘察,才在深山的一个地方,用大型器械钻出100多米深水井,并建设了盛典水厂。这个设计可供8000人饮用的人饮工程于今年7月竣工供水,盛典人终于告别了世代喝雨水的历史。“以前是等天喝雨水,现在我们喝到地下矿泉水了。”盛典人高兴地说。

天等县大会战共新建、改造乡镇供水工程11个,解决3万多人饮水困难,改善近1万人饮水条件;完成村屯人饮工程93处,解决5万多山区群众的饮水难问题。

“天路”修到家门口

“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黄鹤难飞过,猿猴愁爬攀。”这是流传于天等县大石山区的“高山叹歌”,也是天等县大石山区恶劣生存环境的真实写照。

不通路,演绎着大石山区人贫穷落后的日子。向都镇民族村是天等县最偏远、自然条件最艰苦的一个小村,全村4个屯188户,居住在距镇政府10多公里的崇山峻岭之中,只有一条绕过山腰的羊肠小道与外界相连。

山陡路难行,民族村的群众无法发展多种经营,仅靠人均0.5亩的山地种玉米和黄豆,人均年收入不足500元,每年3至7月,全村人均吃政府救济粮。

说起过去的日子,民族村登仇屯73岁的沈长金老人十分伤心,她40岁时丈夫去世,自己拉扯着孩子,早出晚归辛勤种地糊口,农闲时上山砍树烧炭,挑到山下街上去

去年初,大会战启动后,党和政府在该村原有的羊肠道上劈山开路,修建一条宽约4米的水泥路直通镇政府所在地,彻底解决了民族村的出行难问题。

路通了,AG娱乐,民族村人挺起了致富脊梁,村支书何大胜带领村民大力发展山羊饲养。县城各大宾馆知道民族村的山羊最环保,纷纷到山里收购山羊,每户养羊规模不断扩大。今年上半年,民族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100元,基本解决温饱问题,有70%的农户还建起砖混平顶房。

天等县大会战共改建扩建村级路62条,新建和扩建屯级路155条,全县123个村民委所在地均通四级以上公路,绝大部分自然屯通了汽车,全县1081个自然屯38万群众直接从中受益。

医疗设施改善解民忧

上一篇:AG娱乐在线:凭祥:弄怀边贸点成立计生协会
下一篇:广西水利电业集团篮球运动会在我市举办预赛


主页    |     头条新闻    |     社会新闻    |     重点专题    |     AG娱乐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AG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