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新闻 >
路,在红土地上延伸
发布日期:2019-08-01

路,在红土地上延伸

□  本报记者  林雪娜  罗吉华  通讯员  施永晟

前言:从战火硝烟到和平年代,我们穿越龙州沿边公路,一路走来,感受新中国成立60年来南疆红土地上的发展与变化。

(一)

这是一个特殊的村屯。她的对岸就是中国近代第一条国防公路。

这条路,就是1908年时任广西提督苏元春组织戍边官兵修建的龙州—那堪军路。

这个村,就是龙州县彬桥乡安民村平给屯。

9月中旬,从这条沿边军路经过现在的沿边公路,我们的车子开到了平给屯。74岁的村民李春梅给我们描述了平给屯改革开放以前的历史画面:

从越南流来的平而河把平给屯和我国近代第一条公路分割,村民们每天眼睁睁地看着对岸这“第一条公路”,本村屯却是无路可走。

17岁那年,李春梅从外面村屯步行翻过两三个山岗,再从“第一条公路”边的小渡口乘坐竹筏渡过几十米宽的平而河,嫁进了平给屯。当时她的彩礼是3件衣服,婚房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

“不记得是哪年了,发大洪水,家里的竹排被冲走了,没有竹排就过不了河,过不了河就上不了圩,上不了圩就没吃的,AG娱乐,我就带着几个儿子去隔壁借玉米……半个月后洪水才退。”

走出李春梅家,记者看到一位中年妇女正在用自来水洗菜,她叫农月莲,是土生土长的平给女。当时平给女在外面村屯看来就是“贫瘠女”,穷得只能嫁在本村。而令她至今想来都后怕的是,“从小到长成姑娘都是挑水,去河边挑一担水到家要近半个钟头。”她家现在已闲置的大瓦缸,见证了她当年挑水的艰辛。

在这个以甘蔗种植为主的平给屯,村民们的脑海里总有一幅特定的画面:每逢甘蔗收割季节,村前的河面便有一捆一捆的甘蔗从水上“漂浮”而过。因为没有桥,路不通,只能靠竹筏载蔗到对岸的“第一条公路”,甘蔗常常把竹筏压得不见了影子,因而看起来甘蔗像是漂浮在河面一样。

随着西部大开发号角吹响,“第一条公路”已重修且连接上了改革开放后修建的沿边公路。“第一条公路”好比一段沿边公路的前史,同是沿边,却是演绎着不同的意义。

如今,平静祥和的平而河上,不时有来回货船穿过,“第一条公路”已无战火的气息,各种车辆来往如梭,平给屯村民不再望穿秋水。

(二)

沿着沿边公路,我们的车驶向龙州最高山——大青山,这也是沿边公路修建最难的一段。

大青山腰沿边路旁一排排新建楼房吸引了我们。刚到村口就碰见一位拄着拐杖的八旬老太,看见记者拿着相机对着她,她就张开没有牙齿的嘴巴乐呵呵地对着镜头笑。

原来她是从山谷里的那冬屯搬迁上来的。顺着她指的方向,我们看见沿边公路有一个岔口,顺着那个岔口往山下看,零星的瓦房像一朵朵黑蘑菇散落在几百米深的山谷底。

那就是那冬屯的旧村,它与越南接壤,四面环山,与世隔绝,村民世代以种八角为生。每逢八角收获季节,村民先把八角晒干,再挑到几十公里外的乡镇去卖了换粮。而从那冬屯去到彬桥乡,要翻越连绵起伏的百米高山。

“我数不清住在旧村那会儿,出去一趟要翻过几个山头了!”75岁的凌家先回忆往事眼睛似乎罩上一层薄雾,“单出去就要走4个多钟头,既使全家老小出动,八角也要挑上20天才挑去卖完,有些八角较多的家庭挑不及去卖,八角都发霉了。卖一趟八角,就得捎回半个月的粮,如果买猪肉,要先用盐腌好,要不拿到家都臭了。”
沿边路修建成后,那冬屯进行了整村搬迁,从山谷搬到了山腰的沿边路边,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八角楼”拔地而起。

如今住到了新村,村民们告别了遭遇山蚂蝗的日子,更告别了肩挑背驮的日子。“现在收八角的老板开车到村里收购生八角,村民们再也不用晒干挑着翻过几个山头去卖了,也不用担心八角发霉了。”凌家先说,“现在出去乡镇一趟不到半个钟,天天不缺肉,而且还买有冰箱,更加不用担心肉会臭了。”

“孩子现在上学也方便多了。”说这话的是凌朝汉,他从上学到高中毕业,走了11年的山路,而他的儿子如今可以从家门口坐车去到龙州中学上学。

路通了,那冬屯党支部带领全屯群众因地制宜,调整产业结构,全屯50户人家,种植乌龙茶面积有350亩。在新村旁边,外来公司投资的一座大青山乌龙茶加工厂已现雏形。近两年来,该屯通过种植甘蔗、八角、树木、乌龙茶,年均收入近千万元。

上一篇:我市事业单位9月将基本完成岗位设置管理
下一篇:AG娱乐在线:异地通行证可让你游遍越南


主页    |     头条新闻    |     社会新闻    |     重点专题    |     AG娱乐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AG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