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新闻 >
谁给美丽的左江添伤痕
发布日期:2019-07-31

谁给美丽的左江添伤痕

——左江中游河道破坏现象调查之一

□ 本报记者  韦汉楼  赵金新

左江,这条发源于中越边境的美丽河流,蜿蜒数百里,流经我市龙州、宁明、江州、扶绥等县(区),日夜奔流不息,与右江汇合后,成为西江水系的一大支流,奔腾入海。

就是这条美丽的河流,浇灌着流域内数万公顷的良田沃土,养育着沿岸200万各族人民。她水清、岸绿、石美,景秀,令多少文人墨客和游客所景仰。左江在生产生活用水、航运、水产养殖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是崇左人民名副其实的母亲河。

随着崇左市旅游事业的发展,左江愈来愈被世人所关注。在广西的山水旅游版图上,创建“北有漓江,南有左江”的山水旅游新格局已逐渐成为国内外游客以及民众的广泛共识。

为了有效保护左江,合理开发左江,造福沿岸人民,今年2月3日,崇左市第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左江保护和利用的决定》,明令禁止在左江非法采砂、淘金、倾倒垃圾、排放污水等行为。2月13日,本报以《善待母亲河》为题,针对保护利用左江进行了系列报道。时隔三个月后,记者再度对崇左城区左江河段进行调查,了解我们赖以生存的这条母亲河是否得到有效保护。

然而,连日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左江,特别是受到重点景观保护的崇左城区河段依然出现大量的不和谐音符,非法挖砂采石、非法淘金采矿,给我们这条美丽的母亲河平添了累累伤痕。

非法开采   公开作业

5月5日,记者从崇左城区二桥上游2公里的第一道河湾处乘船沿江观察,所到之处,非法采砂和非法淘金现象触目惊心。广西理工学院下方的江岸旁,停泊着一艘大型采砂船,长达百来米的传送带从江面延伸上岸,传送上岸的河砂在岸上堆积成两座小山,目测估计不少于600立方米。而不远处的江心,一艘采砂船正在作业,隆隆的机器声和哗啦啦的倾倒砂石声惊心动魄。采砂时泛起的浊浪把清澈的左江染成片片浑黄。

船工老梁将船驶近,记者登上了这条硕大的采砂船。经了解来自湖北的采砂工人小李得知,此艘采砂船属于中型采砂船,每天天亮开工,天黑停止,一天的开采能力达70立方米以上。当问及该船有无相关的合法开采证件时,小李摇摇头。当记者声称欲采访该船老板时,小李连连摇手:“老板不在船上。”此时,记者发现,该艘采砂船旁停靠着一艘标注为“龙州XX8”的河砂收购船已经装载了半船河砂。据了解,这些河砂多数卖给当地的建筑商,也有一些卖到外地。

记者搭乘的小船顺流而下,不出200米,在左江南岸附近,崇左民族中学下方的“猪头沙”河滩旁,一艘淘金船正“突突”地流动作业,船上的“抓斗”把水底的砂石舀上船,经传送带送进淘筛,在水流的作用下,哗哗晃动的筛网不停地进行“沙里淘金”。而经淘金船“淘洗”过的江面上,江水一片污浊浑黄。附近,被淘金者采挖过的“猪头沙”河滩,昔日平展展的沙滩早已变得面目全非,淘金船废弃的残渣一垛垛、一堆堆地堆积于浅水区,还有一个个开挖后形成的“深水塘”像一个个陷阱,狰狞而恐怖。
              

图为“猪头沙”河滩中乱采挖的采金船。

弃船上岸,记者驱车到城区下游,在著名的左江斜塔下行两公里处,距离号称“左江橘子洲”的大村滩500米左右的江面上,有两艘正在开足马力采挖河砂的采砂船,站在江岸上,就能听到隆隆的采砂声。通过相机的镜头,采砂船搅起的沙土把半边江水染得浑浊不堪……

美丽河滩   伤痕累累

左江,除了是上达边境、下通粤港澳的航运黄金水道外,还是崇左市即将开发的“百里画廊”文化左江旅游线路,旅游开发价值不可估量。而前文提到的“猪头沙”和“大村滩”,是“文化左江旅游专线”景观的组成部分。如今,由于采砂船和淘金船的非法采挖,“猪头沙”美丽的景观已不复存在,大村滩的形势也岌岌可危。

在此之前,AG娱乐,记者沿着江岸徒步观察发现,由于乱采滥挖,左江河床、沙滩和沿岸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昔日水清岸绿、滩平鱼跃的美丽景色已残缺不全。在广西理工学院附近江岸,记者向一位放牛的大娘打听:“‘猪头沙’在什么地方?”大娘很惊奇地看着记者,“你们要去‘猪头沙’?喏,在对岸。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神情充满了惋惜和遗憾。

上一篇:我市启动“爱心包裹暨5·12灾区学生六一关爱行动”
下一篇:农民住房贷款助夏石镇新农村建设


主页    |     头条新闻    |     社会新闻    |     重点专题    |     AG娱乐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AG娱乐 版权所有